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君璧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刘墉谈画家黄君璧

2015-07-10 17:01:40 来源:新华网作者:刘墉
A-A+

  今年4月30日至6月23日,“渡海白云贯古今—黄君璧书画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著名美籍华人作家、画家刘墉早年曾师从于黄君璧先生学画。近日,新华书画特邀刘墉先生,来为我们谈谈他记忆中的黄君璧老师及其艺术成就。

  艺术大师介绍:

  黄君璧(1898—1991),广州南海人。中国现代著名国画艺术家、教育家。早年毕业于广东公学,后从画家李文显游,并与粤东藏家交往。致力于山水画,尤以画云水瀑布为长。1929年任广州市立美术专科学校教务主任、1937年后历任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等。1949年迁居台湾,任今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教授、主任。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传统功底深厚,经历了现代中国画的继承、演变、革新的过程。出版著作《黄君壁画集》、《黄君壁书画集》等。

  嘉宾介绍:

  刘墉,1949年2月生于台北,籍贯北京,现居美国。知名华人作家、画家。曾任美国丹维尔美术馆驻馆艺术家、纽约圣若望大学专任驻校艺术家、圣文森学院副教授。出版中英文著作一百余种,在世界各地举行画展近三十余次,在中国大陆捐建希望小学四十所。他最著名的艺术理论作品是以《TenThousandMountains》专著实证中国绘画的符号象征主义,并在太平洋文化基金会的奖助下为黄君璧、林玉山撰写《白云堂画论画法》与《林玉山画论画法》,为大师的画学做传承的工作。


傅申代题黄君璧

  新华书画:今年,“渡海白云贯古今——黄君璧书画展”在国博举行,受到广大艺术爱好者的欢迎。您这些年有没有参观过黄君璧先生的画展?您认为这些画展是否能够充分展现黄老先生的艺术魅力?您对这一类的画展有什么样的期许?

  刘墉:黄老师的画展,我很少错过。这次国博的展览,也专程赶去。我觉得「渡海白云贯古今」跟以往展出最大的不同,是除了许多代表作,更呈现了黄老师的不少「私房作品」。

  我称为的「私房作品」,是平常外界不容易见到,也可能画好就收起来,被黄老师忘记,直到身后才由家属整理遗物时发现。还有两种,是黄老师的课徒之作,以及黄老师临古和三十岁左右时的作品。

  也正因为这些私房画,使我们能深窥堂奥,看到黄老师治学、写生、创作、授业的真貌。虽然许多画稿看来很简单,可是由于在课堂上谈笑间随兴挥毫、率性为之,更能见出黄老师的功力和“逸品”的趣味。其中有一张由傅申代为题记:“君壁吾师此作声势苍茫如干裂秋风,古人所难到也。”(图一)可以说是极为推崇,但是看画面,似乎没有完成,远天远山没交代,不合于黄老师作画的习惯,近处的水纹也完全没有晕染,可能黄老师画一半收起来,打算以后再补,却一搁就忘了。但也正因此,将黄老师得石谿笔法的功夫完全展现;中锋画的水波纹,也因为没有“青墨”的晕染,更见跳脱老辣的功力,令人想起齐白石送老舍的名作《蛙声十里出山泉》,笔简墨精、辛辣沉厚。傅申毕竟是书画大家,让黄老师这张沉在箱底几十年的好画,能再被关注。

  我一向主张画展除了展示作品,也可以同时展示画家治学的方法,使欣赏者能够了解画家风格的源头演进,更使习画者能知道成就一位大师,非一朝一夕之功,这次「渡海白云贯古今」的「私房画展示」是很有意义的。可惜因为场地的限制,画稿占了地方,就无法多放各时期的精心代表作。希望以后能扩大展场,一次呈现黄老师的全貌。


《白云堂画论画法》

  新华书画:您认为,黄君璧先生作为20世纪最杰出的美术家之一,目前艺术界对他的认识是否充分?该如何更好地评价黄先生在中国美术史中的地位?

  刘墉:黄老师虽然与张大千、溥心畬被誉为「渡海三家」,享有盛誉,但是大陆艺坛对他的认识显然是不够的。

  抗战时期,徐悲鸿任重庆中央大学艺术系主任,同时聘请了张大千傅抱石黄君璧去任教,而今徐、张、傅在大陆艺坛的地位,说俗一点,以画价论,黄老师都远远不及。可是换个角度看,黄君璧老师一九四九年到台湾省之后,主持师大美术系,进一步领导台湾画坛。我曾经统计过,直接受业于他的就最少有三千人。这三千人又多半后来担任教职,桃李无数,黄老师对台湾地区艺坛的影响真是太大了,今天仍在台湾或后来旅居海外的重要画家,无论国画西画(因为师大美术系早年不分科,每个学生都得同时学习国画、西画、雕塑等),恐怕多半曾经受业于黄老师。

  相对的,张大千旅居印度、日本、巴西、美国,一直到一九七六年才到台湾,他的作品虽然名满国际,但是对台湾地区艺坛的影响较小。溥心畬先生虽然是“旧王孙”,也曾任教于师大,但是因为一九六三年就过世了,在世时又身体较弱、活动少、课也少,影响力较之九十五岁逝世前一年还作画的黄老师,当然也小得多。

  可惜的是两岸相隔四十年,这当中黄老师多半只在台湾地区活动,不曾回过大陆,大陆艺坛虽然早知先生大名,毕竟了解有限。

  我们可以假设,如果黄老师一九四九年没去台湾,而像徐悲鸿傅抱石一样留在大陆,恐怕今天大陆山水画坛会有另一派的风貌。正因此,我二十八年前特别跟在黄老师身边研究记录,写成《白云堂画论画法》(图二),希望能把黄老师画学的精华介绍出来。这本书在大陆一直没有出版,但是早有中华书局等出版社来谈,希望明年能够推出,更希望经由全面的学术分析介绍,让大家更了解这位「一代宗师」,建立他在中国美术史中的地位。


黄君璧作《溪山过雨》

  新华书画:黄君璧先生学贯中西,又能在作品中始终保持着守护传统、以不变应万变的艺术个性。您作为黄君璧先生的弟子,能否从您的角度,谈谈您对黄先生艺术风格的理解?

  刘墉:从国博最近这次画展,可以见出黄老师的画法源流,譬如由他临沈周的作品见到他中锋秃笔的神采;由他仿李唐的《万壑松风图》,看到他斧劈皴的力量。由他仿石涛石谿的作品,见到他的苍莽华滋,更可以由《溪山过雨》(图三)、《秋山萧寺》,看见他的「米家云山」和黄鹤山樵的「牛毛皴」。因为我在撰写《白云堂画论画法》时,跟他一石一树地讨论,可以知道黄老师是汲取各家之长的。虽然后来他画大山大水喜欢用「斧劈皴」法,但是与北宗马夏不同,他的斧劈皴墨韵更丰富、也更浑厚,有西画水彩的素描光影和石谿石涛的厚重。这许多特质结合在一起,加上他遍游名山大川,做了许多写生,使他能够不拘定法。黄老师教学的时候虽然强调要由传统符号开始,但是在他的作品中,都能脱离符号的约束,把死板的叶点和皴法活化,成为生灵活泼的表现工具。

  他又以表现云烟飞瀑见长,能以中锋线条画出湍流的飞漱奔腾。虽然中锋的笔触比较刚硬,他却能驾驭得很有节奏,以刚为柔(图四)。他还以侧锋画云烟,笔触一般是四十五度角,呈块状,却因为笔上的墨晕丰富,交织重叠成涌动的立体感。所以他画的云烟不但缥缈,而且见墨见笔,这是极不简单的。

  还有一点,是黄老师的气很壮,他跟溥心畬恰恰成为对比,溥老秀润、黄老刚健;溥老善于小幅,黄老长于巨制。这次国博画展有一张黄老师以他独创的“倒人字笔法”画的巨瀑,笔力万钧、气势雄浑、风格独造,绝对是应该記入中国美术史的传世之作。

  新华书画:您曾在黄君璧先生身边学习多年,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您亲眼观察到的黄先生在创作方面的独到之处,以及他在教学中展现的个人特色?

  如我前面所说,黄老师兼备南北宗之长,他有北宗的爽利,也有南宗的浑厚。加上他早年学习西画水彩,对于阴阳向背和写生的研究,所以在构图上,黄老师的透视比例精准,绝大多数的作品是「定点透视」。在色彩上他比传统画家的设色丰富,既不执着于矿物质不透明颜料的强势,也不停留在纯植物色的淡雅,而以间色、浊色创造丰富厚实的效果。(这一点起初黄老师不同意,经我录像,并且中途请他把笔上颜色「压」在白色卫生纸上实验得到证明:许多白云堂作品的厚重都不来自纯色,而来自间色,或者补色相加的黯色调。)

  刘墉:黄老师在课堂上说的不多,但是总作现场挥毫,而且能在两堂课的时间,画成一幅很完整的作品。他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大胆地下笔,小心地收拾。」这也确实是他作画的特色,以很大胆的用笔表现骨气,加上小心的晕染以表现筋肉。

  黄老师还非常节省,常常舍不得把垫在下面,已经染了墨渍的纸张扔掉,干脆就势画成另一张水晕墨彰的作品。有时候遇到状况已经不好的老纸,也会兴来挥毫,因为这种纸吸收空气当中的杂质,甚至污染了油渍,不受墨,显出许多白点,表现雨中云山反而特别有味道,这次国博展出的私房画就有那样偶成之作。前面我提到的傅申代题的那幅画,一看就是张很薄又“失风”的老纸,纸不平,好多很深的折痕,黄老师照画,却也正因为这张纸的性质不同,表面起毛,又在半生半熟之间,让他愈能表现干笔的苍老蕴藉。画家不能拘于一格,需要偶然的客观环境和媒材的改变,发展新风格、产生新领悟,在这一点上黄老师做了很好的示范。


黄君璧作《万壑松风图》1950

  新华书画:艺术作品在艺术市场中的走俏程度,从某种意义上,也反映着创作者本人在艺术界的地位。请您从您的角度出发,谈谈黄君璧先生的画作在艺术市场中的现状和前景。

  刘墉:黄老师虽然有些作品价格很高,譬如这次国博展出的《万壑松风图》(图六),在匡时卖了795万人民币,但是大部分作品的价格不算高。有人说是因为他的作品比较类似、或数量较多,但相比之下徐悲鸿的马和傅抱石的山水人物不重复类似吗?齐白石画的数量不多吗?

  我想这跟两岸分隔,大家对黄老师不够了解,以及过去的推广工作不够有关。一个画家的定位,常需要建立思想体系,甚至加上外来文化的加持、政治公关的配合和画商的炒作。虽然黄老师曾经指导过宋美龄,又跟徐悲鸿傅抱石、溥心畬共事多年,还跟张大千往还密切,多少能加分,但是在大陆的宣传还是有限的。所幸黄老师的女儿黄湘詅近年成立了“黄君壁文化艺术协会”,全面整理并介绍白云堂的画作,这次国博的展览就是由“黄君壁文化艺术协会”提供的作品。

  近年还有个问题,是黄老师的市场打开之后,假画也跟着出现。我在拍卖预展中见到不少伪作,有些是我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却还是拍出好价钱。这种现象还是比较能够理解的,因为在大陆大家对白云堂的画风认识不深。但,未来可以想见,随着市场价格的提升,黄老师的假画会更多,恐怕需要成立鉴定机构帮忙过滤。问题是由谁来鉴定?哪些人说了算?

  讲个很讽刺的事:有一回我跟一位台湾名家逛画廊,看见一张黄老师的赝品。我问他是真是假,他想都没想就说是真的。走出画廊我又问一次是真的吗?名家一笑说:“画廊的老板是熟人。”这种事情,海峡两岸都有,有时候专家也是造假的人,再不然心知肚明谁是后台老板,不敢说真话,想到这个,很令人伤感。

  新华书画:您认为,该如何更好地传承黄君璧先生的艺术技法与风格?

  刘墉:我从来主张用科学的方法分析作品,从师承、源流、技法、外来影响、思想转变、长远影响等各方面入手,正因此,我利用一边录像一边提问、中途分段摄影分色,再以文字详实记录每一用笔用墨调色动作的方式,为黄老师和台湾另一位花鸟走兽大师林玉山,作了两本画论画法研究集,并以中英文出版。我觉得很多「精妙玄虚」的东西,都可以通过科学分析,得到比较实在的结论。我也曾经要为张大千先生作这方面的研究,并跟大千先生做了初步的讨论,可惜没来得及进行。现在连我都老了,我想应该先把《白云堂画论画法》(图七)在大陆出版,再配合专题研讨会,介绍黄老师的画学和鉴定的方法。

  新华书画:您在之前的访谈中提到过,曾将黄先生教学的过程录了下来。您是否有计划将这些珍贵的资料进行公开展示?将采用什么样的形式呢?

  刘墉:由于做《白云堂画论画法》的研究,我有几十个小时黄老师以不同主题作画的完整录像,虽然在台湾的许多研讨会里放映,但是从来不曾在大陆发表。我计划在最近的将来先找一两个主题,譬如黄老师画大瀑布的过程,在网上播出,届时若蒙不弃,说不定可以跟新华网合作。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君璧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